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8

2019-11-06 16:54:49 娱乐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8

  第二十四章 十七岁 什麼也别说了

  「这一定是梦……」

  卡西奥佩娅愣愣地看著那只「白兔」匆匆离去前扔下的「布袋」。

  她眯起双眸,轻轻地摇了摇头,对眼前出现的事物毫无头绪。

  她的双眼有些肿肿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非常憔悴,完全不像个明天就要出嫁的新娘。

  揉了揉眼睛,回过头,将视线移到床边桌上摆的高脚杯,杯里盛著还没喝完的葡萄酒。她轻轻地拿起,将杯缘贴近有些发白的双唇,缓缓喝下剩余的紫红色酒水。

  将之饮尽后,再度回头一看,那东西依然在原地,她无奈地笑了。

  「不然,就是醉了。」

  在这离别的前夕,她透过美酒来麻痹心中那些悲伤的情绪,还让自己哭得累了、倦了,否则的话,能睡得著吗?


  她微微地叹息,轻轻地移动了脚步,赤著脚一步一步地走向她视线中模模糊糊的那个「布袋」。

  离它愈近,她就愈晓得那并非「布袋」,而是被一袭深蓝色斗篷给覆盖的「东西」。她蹲下身子,纤细的手指将斗篷缓缓掀起。

  她笑了,同时也流下了眼泪。

  「我叫卡西,今年十七岁……」

  轻轻抚著帽蓬下的那张苍白的脸,他的面容有些细细的伤痕,有旧疤也有的新伤。随后她将帽沿温柔地拨开,那深褐色的发丝,原来有这麼长。

  「你呢……泰隆。」

  一滴滚烫的泪珠落到他脸颊上,他因而缓慢地睁开双眼,露出了深红色的双瞳。模糊的视线逐渐聚了焦,他的头倚在她腿上,直直地盯著那绺绺散垂下的墨绿发丝与泪潸潸的灰眸而不语。

  他乏力地举起手臂,抚摸了她的侧脸,拇指轻柔地拭著她眼角的泪水。

  他的双唇微微绽开,似是想说些什麼,却被她以食指抵住。

  「嘘——」

  什麼也别说了,好吗?


  我从来都不是有意要吻上你的唇,当初我也无心触碰爱情这块禁地。

  但当它真的来临的时候,我们能够抗拒吗?

  我也没能预料到,你竟在我心中占据了这麼大的一部分。

  多想保有心中那单纯的期盼、多想永远把你收在身侧、多想一直幸福地活在有你的世界里。

  我会记住你微笑的模样,也不会忘了曾经有这麼一个日夜守护著我的人。

  我们曾经是如此刻骨地靠近彼此,但却不知怎地,一切都消失在某个岔口。

  对不起,

  我无法做到,无法做到你请我忘了你这件事情,

  每每我尝试著将你逐出脑海,却只徒劳无功地蔓延出更多的回忆与思念。

武汉哪个医院致羊羔疯好

  醒著时会想起你,睡著之后会梦见你。

  嘘……什麼也别说了。

  就这样,让我们安静地看著彼此,好吗?

  嘘……就让一切归於寂静吧。


  四目交接,他抬起另只手臂,双手轻轻地将她的头往下压。

  鼻头抵著鼻头,双方的气息温暖了彼此冰冷的脸颊。

  她与他的唇柔缓地轻触著,逐刻紧贴。

  我试著隐藏内心真实的想法,但我发现那只是徒劳无功。

  我是一道影子,一道蛰伏於命运洪流而无法自已的影子。

  我深知这样的自己没有资格拥抱你,

  即使只能握紧手上的刀刃去守护你,对我而言已是足够,

  但为何我当时会选择残忍地离你而去?

  为何我自以为是的行为最后却使你遍体麟伤?

  为何仅仅是一点点的思念也无法对你说出任何只字片语?

  为何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麼?

  我其实心知肚明,却不愿面对。


  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应该是个坚强的人,手提尖刀,杀人无数,却没发现自己从来都只会一昧地挥刀去逃避那些我认为不必要存在的事实。

  刀刃无法斩断的事物实在太多太多,

  愈是想挣脱紧紧束缚著内心的枷锁,就愈是发现自己是如此懦弱无能。

  我想保护你,但我却做出那些与内心渴望背道而驰哈尔滨的比较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的事情。

  我想拥抱你,但为何我竟使你落下那麼多的泪水?

  我,这样的我,能否被允许说出一点点心中的期盼?

  能被允许,成为永远守护著你的那个人麼?


  她的唇是如此地柔软,他轻啄著她柔唇的每一处,随后舌尖悄悄地滑上了她的唇瓣,缓慢而仔细地滋润著彼此的双唇。

  她感觉到他温热的舌探进了自己的口中,也轻移小舌回应著他的索求,他一个侧身将她压到身下,以便能更轻易地尝尽他所思念的芳泽。她的双手环上了他颈子,拉下了帽兜,抚著他深褐色的发丝,同时沉浸在他所带来的温柔之中。

  等到他察觉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唇瓣,将唇舌牵连的琉璃继续啄上她唇边的脸颊,不放过每一处、每一角,鼻头所触之处所探出的鼻息都让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快到要令她窒息。

  他的唇瓣探上她耳尖,她敏感地颤了一下,娇羞地紧闭双眼,他的唇缓慢地由耳尖滑落而下,最后含住了耳垂,温热的气息灌进她的耳里,她轻吟了一声以示抗议,他却开始吸允著她软嫩的耳垂。

  「唔……」无法抗拒他为她耳际带来的刺激,她紊乱地喘著,双眼泛著氤氲,想叫他停下,却又下意识地将他搂地更紧。

  他的右手移上她肩头,将睡衣的细肩带缓缓拨下,唇瓣沿著耳垂往下滑,吻过颈项的每个角落,最后落在她白皙的肩上,时而轻啄,时而舔舐。


  有时我会想,是什麼原因让你变得如此冷漠?在那件事情之后,你就几乎没再露出笑容过,为什麼?

  我对你说过,我不会再成为杜.克卡奥家的拖油瓶,因此展开了虚虚实实的交际生活,同时也替父亲做了些谍报的工作,我原以为那样的环境会让我成为一个能轻易执掌感情的人,但我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我不该爱上你,可是我根本无法不爱上你。

  数次,我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之后,在离开的路上遭遇那些妄徒的埋伏,但他们还尚未动手,我就看见他们的血肉横飞,你冷漠地收起刀,甚麼也没说,面无表情地走在我前头,就这样一路护著我回家。

  为什麼你总是在救了我之后又对我如此冷淡?

  当你把我从凯伦手中救出,你苍白的面容染著鲜血,看也不看我一眼,却又静静地将我抱回家。为什麼要如此……难道,连一点点的关切都不行麼?

  我无法再压抑心中的痛苦,所以我吻了你。

  我永远无法忘记,你离开的那晚我到底是怎麼捱过的,我好希望那一切都是梦,只要隔天睁开双眼,一切就会跟往常一样,你依然会站在门外偷偷打著瞌睡,但我很快地发现那只是我愚昧的想像而已。


  你不在门边,不在宅邸,不在庄园,姊姊也说她没看见你,我说服自己,你只是出外去执行父亲的密令,但我每晚伏在窗边,却永远等不到深夜那踏进大庭灯火下的影子。

  凯伦在隔天捧著一束玫瑰到庄园找我,令我恐惧的不是他究竟如何活得完好如初,也不是他语带威胁地对我说了多麼愤怒的话语,而是在他离去之后,那束玫瑰竟然变成了黑色的。

  我将自己关在房间好久好久,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我知道你因我而背负著痛苦离开,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想著这一切,我食不下咽,深夜总是悲伤地流著泪醒来,一次次绝望地望著天花板,好希望这一切都是场梦。

  这一切,都是梦吧?

  现在,眼前的你,恐怕依然是那些无数的梦境中的其中一个你吧?

  那麼,也罢,在离开诺克萨斯之前,

  就让我做一场最后的美梦吧……

  他退去了肩上沉重的剑刃斗篷,将怀中的她抱往床上。

  她愣愣地望著他,看著他脱去了上衣后露出的精实身材,也看著他将她的睡衣缓缓拉至腰间而裸露的双峰。他的唇又叠了上了她的唇,她静静阖上双眼,双手攀上了他厚实的臂膀。

  她的小手顺著臂膀滑落至背上,抚过了数道起伏不一的伤疤,一道、两道、三道……原来,他身上竟烙著这麼多的疤痕,她从来都不晓得。


  他紧紧地拥著她,坚实的胸膛与她柔浑的双峰贴得密不可分,背后的双手不安分地上下游移著,抚过她细致的背部肌肤每一处,而唇瓣也往下移动,滑过下巴、颈间、锁骨……

  她害羞地将双手抵著他的头,不希望他的唇持续下移,但他不予理会,霸道地含上了她粉红的敏感处,温热的舌尖不停地逗弄著,她抵著他的肩膀而娇喘著,一股股火热的感受窜出心头、蔓延全身。他的另只手覆上了她的另一边柔白,时而揪紧时而轻揉。

  「不行……别、别这样……啊……」

  「什麼都、别说了……」他开口了,那低沉且带点沙哑的嗓音,她有多久没听见了?

  灰色的双眸泛著涓涓的泪水,是悲伤?还是幸福?还是不舍?

  她娇羞地别过头,无法正视眼前煽情的景象,但却也无法逃避那炙热的感受,她渐渐被那种感觉攻占,不再挣扎,只是放空著脑袋,任由自己喊出声声的娇喘。

  「泰、泰隆……明天我就要……」

  他抬起头来,深红的双眸直直地盯著她红透的小脸瞧,她被这麼一盯,心跳声大到她自己都听得见,他缓缓地将唇靠著她的唇,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

  「再说一次,我的名字。」他每说一个字,都是个轻啄的吻。

  「泰隆……」她细声地说。

  「再说一次……」

  「泰隆!」这次她说得更大声了些。


  他发狂似地吻住她,她也紧紧地拥著他,两人退去了身上仅剩的衣裳。

  他让她背对著自己搂在怀里,左手托著她的下颚往后一转,唇瓣再度交叠。右手揉著那比记忆中还要丰满的胸,她呜喑地喘著,每一次致命的喘息声都将使他陷入更疯狂的境地。

  右手开始下探,左手仍强迫她只能吻著自己的唇,她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他的厚掌即将触入她的私密地带。她开始颤抖,伸出两只小手阻挡他的进攻,但只是徒劳无功,她只能揪住他的手臂,却没有阻挡那只手下探的力气。

  「啊……」

  他的指尖探进了秘密花园,而那里早已成为一片雨林,他手指轻轻地画著圈,探索著那每一处美妙。他不问她是否允许他这麼做,因为此时的他只想霸占她一切的一切,而当他每次搅动著自己的手指,他都听见她压抑著自己小嘴的沉吟声是多麼销魂。

  别再阻止他了,也别再告诉他何谓是非对错。

  就让他顺著自己的意志,头一次,让自己不再违背内心的渴望。

  别再让自己后悔,也别再让自己堕入无止尽的深渊,

  对她、对他,对彼此,燃烧著内心遏抑已久的爱意。

  闺房内回荡著两人的喘息,床铺上方的幕帘将内外隔成两个世界,他们谁也没再说一个字,专心一意地沉溺於对方为自己带来的温柔,十指紧紧交扣,彼此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地令对方沉醉,有那麼一瞬间,他们都希望时间能停留在此刻。


  比起稍早前因酒精而茫然的思绪,他现在可说是完全地清醒。他与她覆著同一条棉被,将累得睡著的她轻轻环抱著,看著她的睡脸,他不再像以往一样选择移开视线,而是温柔地抚著她的面容,凝视著这张令他魂牵梦萦的脸。

  「我会保护你。」他轻声地在她耳边说著,尽管她已沉沉睡去,但她的手却仍紧紧地与他的手交扣著。

  他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轻轻地吻了她。

  我知道这是一场梦,

  因为,我一醒来,你果然不在了。

  她惆怅地望著洒进窗框的阳光,无数的思绪在心底翻搅著,看著自己衣不蔽体的身躯,却仍然说服著自己昨晚的他只是一场梦而已。

  「谢谢你,让我做了一场美梦……」她紧抓著棉被,似乎还能感受到,有一股与平常不同的余温环伺著她。

  「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地……忘了你。」

  她阖上眼,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他站在诺克萨斯的大钟楼顶端,感受脚下的屋瓦震荡,听著钟楼敲响了晨间的钟声,看著远方的缓缓升起的太阳而若有所思,黑色的剑刃斗篷被风吹起而徐徐地飘荡著。

  卸下了深蓝色的帽蓬,感受著清晨的微风,深褐色的发丝随风飘逸著。

  他的手里紧紧握著一条红色的围巾,他将之围绕在自己的脖子上,也将脸遮了起来。

  微眯的双眼如鹰一般锐利地绽开,他往下一纵,感受自由落体的重力,他的剑刃斗篷与红色围巾为他下降的轨迹划太原癫痫医院哪出一道长长的直线。不久后,以不合理的平衡之姿降落在下方楼房的屋顶上,迅速且轻盈地一跃一跃踩著屋瓦向著某个方向而去,随后便消失在尽头。

  既然你要我什麼也别说了,

  我只好用行动去证明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愈吗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河南哪里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